年糕一  

【苍山雪·番外】新桃换旧符

*喻黄婚后逛街的小日子

*街头技艺有参考《东京梦华录》


新夏五年,岁末大寒,喜气盈盈。


天未明,月光映出红墙内一地银霜,正道已经扫出了路,雪还堆在墙根底下似连绵不绝的山脉,也不知哪个好顽的宫人,在安顺门桀鹰下立了个雪人,一旁红绸衔远,三丈便挂一红灯笼,人影忙碌却很少闻话语声,只是那个踩着梯子往门头挂彩灯的人脚下不稳,惊叫一声被下面簇拥接住。

“诶,你这个怎么是双龙?”宫人摆弄着那个彩灯,这宫灯纹样多为龙凤,或富贵牡丹,或吉祥如意,又有何人敢比天龙呢。

“嘘!”小丫头狡黠地眨眨眼,提着那彩灯装模作样地回道:“这天上龙,地上龙,宫中龙,龙虽龙,龙非龙,自有...

【喻黄】孤城

*前章


小莲花弦拨三声,醒木惊堂一声,坐下齐声喝彩,又有几个毛头孩子偷溜进来,围在人后,两个架一个地抬起来,说书的老先生稳立于木台,一案几而已。

“且说这武林动荡,风云变幻,人才辈出,两年前魏迎风与叶之秋决战泸崖,大战三天三夜未辨输赢,两人从泸巅战至崖底,又从崖底踏云而上泸巅,其间叶之秋的长矛定入崖壁百丈处,而魏迎风在其寸下刻了一道剑痕,至此武林中再出威名。天下第一榜刻录二人名姓,天下第一矛叶之秋,天下第一剑魏迎风,众人皆知叶之秋退隐江湖再无踪迹,只是这天下第一无人替榜,直到孙翔拔出了那柄插入崖壁的长矛,而在此之前,有一少年英才横空出世,此前江湖中未闻其名,只是魏迎风的剑痕...

【喻黄】群演

*真贫穷爱情故事,平淡无趣的日常。

*荣城为架空城市,我编的。

*借助百度等工具,为了我能写得出,大家能看得懂,请见怪勿笑“一式粤语”,只是想可可爱爱一点。


荣城大多时是热的,夏天从六月开始,持续到十月结束,但也怪的很,春秋不过两个月,十一月中旬就冷得人牙齿打颤,而荣城却一直都是热闹的,不论天儿有多热,或是有多冷。

电车的车轨横纵着五条线,从南宣门的火车站到筒子巷有一条,全程5.82公里,从南宣门的火车站到荣城还有一条,全程9.35公里,从外地刚到荣城的人就奇怪,这电车站怎么就能到荣城了,路边随便搭个话一问便能清楚,这荣城内的“荣城”全称是荣耀影视基地,是这座城人流最杂...

【喻黄|肖戴】醉生楼·西洲曲

*单元性故事联文,为了理解建议从头开始阅读,前文请走tag


西洲曲

此夜无星无月,抬头便是蒙蒙黑夜,天空低的仿佛要把大地揉碎,混沌不堪,整个西洲都被压的毫无生气,从水面吹来令人胸闷的风声,一路带过扎营驻寨顶上飘扬的剑齿豹纹旗,卷过两侧挂起的红布灯笼,红布本就透不出太多光亮,在风中忽明忽暗地摇摆不停,原应被照亮的一条笔直小道也与营后的层层树影一起隐入浓浓夜色中。

窸窸窣窣中甲胄相碰,人头并排而立,手握长矛点地,一下一下破入土中,震得那股风都颤动,头顶红烛摇曳,断断续续灭了几盏也无人注意,身后的铁骑绕营,卷起微微返潮的土粒,在马蹄下翻动扬起,马蹄声幽咽如泣。

随着第一滴雨落下,鼓奏三声...

【喻黄】恋爱要趁早

*晚到的生贺 @踏山海 

*双向暗恋,祝所有人都能有好结果


第99片枯死的树叶掉落下来,地面早已铺了满满一层,整条人行道都金灿灿的,隐约还夹杂着点晚春的绿,可现在已经是秋天了,又一阵风过,第100片枯叶也落入了地毯的大军,行道树乌秃秃的,交错的枝丫随风摇动好似还顽强的欢快样子,这个季节不放过任何一点不够留存的生命,“101、102、103……”黄少天靠在拐角的墙边,书包垫在后背上被里面厚实的书本隔着肩膀,原本有点轻微的酸痛得到舒缓,他左脚搭着右脚,手中的薄饼冒着热气,口中嚼着的碎烂,带着丝丝白气继续数着最近那棵树离去的叶片,“148、140、150……”...

【喻黄】大蛇艰难的恋爱之路

*天天生贺《寻情记》番外,作者:时远

*玉镯第一视角

 

这世上最难得见的事无非三件,铁树开花是为一件,张佳乐杀花是为一件,蛇妖恋爱是为最后一件。

 

张佳乐杀了千年难遇的铁树花这件事暂且不提,今天我就给你好好讲讲蛇妖恋爱这件事,这蛇妖便是那个来尝红尘百态的喻文州,而恋爱的对象嘛,就是黄少天咯,我总是怀疑他俩之间究竟是不是真爱,但看着自己身上的小绿衣裳,此般铁证,那是天王老子都不能撼动的了,我谁是?我就是被黄少天一直戴在腕上的玉镯啊,因爱而化形,真真是受了他二人的再造之恩,也因此黄少天总想让我叫他爸爸,但我是一个有骨气的镯子,宁为玉碎,不喊爸爸,不过我更喜欢文州哥...

【喻黄】半世安巢

*和洛一起祝天天生日快乐

*再多快乐一秒

苍鳽于飞,邕邕其鸣,剑气穿林打叶而来,凝一丝幽蓝冰霜,持剑人白衣束发,身形极快,足底点过竹叶,于明明月下斩过十方精怪,耳边一时凄厉声高昂,霎时散去,只余微弱的声音央求道:“哥哥。”


卢瀚文还记得当时的剑刃离他的脖颈仅有半寸,黄少天持剑的手很稳,并没有多刺出一分,他侧耳细听问道:“你几岁了?”


“七岁。”卢瀚文答道,才注意到面前这人眼目竟是被白绸覆着,但这人好似什么都看得见,他笑笑把卢瀚文揽起说:“可愿意跟着我?”


卢瀚文点了点头,又发觉大哥哥看不见他的动作,便回了声“嗯”,声音都带了轻扬。他随黄...

【喻黄】今天的喻黄貌合神离了吗

*“记一次光明正大的挂电话事件”作为标题竟然不让发

*短小沙雕,群聊产物,借用词梗

*开心而已,切莫深究


G市的夏天总是热的人连头发丝都是沉闷的,偏偏这个时候黄少天接到一个广告的拍摄,拍广告也就算了,可产品是山地自行车,虽然只有两个镜头,黄少天也不得不跟着工作人员实地取景,最后算到镜头里也就两秒,硬生生拍了三天,电竞选手本就很少晒太阳,皮肤较白,两天下来,黄少天硬是红了一圈,从领口和袖口有道明显的分界线。


这天收工,随后的镜头在棚内拍摄,也不知是个什么消息,竟有几个记者和一批粉丝跑来探班,记者无非是想从黄少天这挖点料,毕竟他和喻文州官宣没多久,还正是风口...

【喻黄】只要脸皮够厚没什么是做不到的

*一个直球天,傻甜程度与标题长度成正比

*开心而已,切莫深究

 

天气晴好,微风不燥,是个谈恋爱的好天气,黄少天拎着食堂买的包子,脚下夹着有点大的人字拖,踹开了403寝室的大门,“起床起床起床,太阳都快睡回笼觉了,今天有大事要办,天哥好心给你送饭到床。”边说边把人二铺的护栏拍的震天响。

 

郑轩只觉得整个床晃动的仿佛在地震,眼睛实在是睁不开,热乎乎的包子被黄少天直接放他脸上,往里侧个身正好落在鼻子旁,啊,肉香,郑轩突然有了食欲,但俗话说得好,拿人家手软,吃人家嘴短,黄少天要跟着他去上经济学的课,只是两个包子,不值得让他在冰山老师眼下冒险。

 

“只是...

【顾洛】那个竹马跑了

*谈个恋爱甜一甜

 

绿皮火车轰隆隆地行使进站,春运的火车上人员嘈杂,一半是打工回来的夫妻,用大红花的床单包裹住几大包,男人拿了挑子前前后后挂着满,女人背上背着,脖子前还用绳子拴着个油漆桶,两手拎的满满当当,给老人孩子买的衣服和新的玩具,还有些东西之前从火车窗口塞了出来掉在地上,人脱了层皮地从火车门挤下来,捡了东西又坐上了回家的小巴。

 

顾宇不是很着急,等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才起身取下被挤进最里面的小行李箱,再背上他黑色的书包,看得出已经旧了,书包底层都磨破了边角,炸出几缕毛刺来,东西不多,他就单肩背着,拎着行李箱下了车,顾宇家就在这小县城,倒是不用去挤那同样难闻的...

©年糕一 Powered by LOFTER